观《Severance Season 1》

date
Aug 9, 2022
slug
severance-s1
status
Published
tags
Film & Television
summary
type
Post
最近由于闲暇时间变多,便把之前一直想看的serverance(又名:人生切割术)一口气追完。看完后不禁感叹编剧的脑洞之大,也引起了我的一些反思,想借此分享出来,属于想到哪写到哪,行文可能算不上优雅、细腻,还望各位海涵。

工作与生活需要完全分离吗?

Lumen(剧中的企业)最大的“卖点”便是工作和生活的完全分离:上班和下班时的记忆完全分离,和同事上班时嘻嘻哈哈,下班后便行同陌路人。看似很完美地契合各位了work life balance(工作生活平衡)的诉求,事实上这忽略了“缓冲区”或是过分地强调boundary(边界)。我们每个人都有维持现状的“惯性”,难以坐到每天坐电梯/ 打卡后迅速切换状态。主角Mark一开始接触前上司在下班时闯入自己生活和亲戚赠予的书阴差阳错地出现在工作场地等工作和生活环境事物的“交错”,也表现出困惑、不解等“惯性”。
工作与生活完全分离后引发的另一个问题——“谁才是身体的主导?”当你在工作中屡屡受挫,对工作毫无激情和兴趣,想要辞职却被告知下班后的你不允许,在这种情况下,上班的自我是附庸?是困在“工作”这盒子中的奴隶?还是说正如议员妻子生产时的人格一般只是一头被负面情绪或痛苦所困的野兽?当上班的时间超过生活的时间那主导权在哪边?

绝对的秩序与宗教式的公司文化

主角所在的公司除了为禁止工作中的自我和工作外的自我产生交集而设下种种条例和检查手续外,工作环境也有意无意地将各个部门分开,甚至捏造伪证来造成部门间的敌对关系。主角工作中的内容是将屏幕中的数字按照自身不同的感受进行分类,主角与同事并不知道这工作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加上种种的条条框框的秩序,很难让人心甘情愿地为这样的公司工作,就像新员工Helly表现出强烈的反抗情绪。联想到自己目前也是在一家条条框框很多的小公司中工作,刚入这家公司就有几个同事受不了严厉的规矩而离职,但我由于急需一份收入遂留了下来,有些神伤。
除了绝对的秩序和细分的工作来让每个员工变成所谓的“螺丝钉”外,Lumen还利用创始人的伟大来营造一种宗教式的公司文化来让员工甘愿成为“螺丝钉”。Mark的上司在公司决策果断、雷厉风行,下班后却是公司虔诚的信徒,自建祭坛来朝拜,部门办公室中也放有字典般厚的员工手册。在Helly辞职未果后,老员工Irving提议Mark带大家一起去“永恒翼”。“永恒翼”就像是个博物馆,展示Lumen历代总裁和创始人的光辉事迹,老员工Irving对创始人的语录倒背如流,甚至当Mark带领同事做出违反规则的事情时也犹豫再三。
绝对的秩序限制人的物理空间,公司文化囚禁人的思想空间,员工上班时的身心被公司牢牢掌控,完全沦为流水线上的机器,没有灵魂。

奴役

现实生活中有的公司使用996或007的工时制度对员工进行剥削与压迫,但在Lumen,我却看到了更高级的形式。Lumen中的辞职必须是工作外的自我提出申请才可被允许,这间接地说明了的剧中“谁才是身体的主导”问题。当新员工Helly用切手指的威胁来求得与工作外的自己对话以求辞职来解脱,没想到生活中的Helly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工作中Helly的要求并落下“我是人,你不是,选择只能我来做。”这一句我认为全剧最细思恐极的话。生活中的自我似乎把工作中的自我当成是完成某项目的的工具,但工具的载体却是自己。如果说你受不了996或007这种折磨身体的加班,你可以提出辞职,但在Lumen,虽说是work life balance但做决定可真由不得“自己”。

最后

以上便是我看完《Severance Season 1》后的一些想法和反思,行文略有些随意,如有出错还望指正,欢迎在下面的评论区留言。I’m Jim Luo. See you next time, peace!
notion image

© JimLuo 2021 - 2022